黑格尔 存在即合理

时常听见这样一句话:“存在就是合理。”比如,当某种丑恶的社会现象暴露时,有些社会人士就会这样说。不可否认,此说法一定意义上相当深刻,因为它要求不要仅仅停留于就事论事式的表面分析,而要深入到现象背后的原因。然而,其消极之处也十分明显:它往往沦落为对丑恶现象的辩护。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窃以为跟我们对“存在就是合理”理解的片面性有关。
第一、存在就是合理,当然有为现实辩护的一面,不过,它不是主要的;主要的是它革命、批判的一面。这点,恩格斯在《路德维希。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》里早有揭示。他说,黑格尔的名言“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,凡是合理的就是现实的”,“这显然是将现存的一切神圣化,是在哲学上替专制制度、替警察国家、替王室司法、替书报检查制度祝福”。但是,这样想的,只是“近视的政府”与“同样近视的自由派”。“在黑格尔看来,凡是现存的决非无条件地也是现实的。在他看来,现实的属性仅仅属于那同时也是必然的东西”,“这样一来,黑格尔的这个命题,由于黑格尔的辩证法本身,就转化为自己的反面:凡在人类历史领域中是现实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都会成为不合理的”。举个例子,“罗马共和国是现实的,但是,把它排斥掉的罗马帝国也是现实的”。换而言之,某种丑恶现象的存在是合理的,但是,将它消灭之后出现的美好现象更加合理。
第二、“存在就是合理”的成立是有条件的。“存在就是合理”其实是黑格尔名言“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,凡是合理的就是现实的”的通俗(一定意义上也是歪曲)表达。它的成立,以黑格尔的整个哲学体系为依据。黑格尔认为,宇宙的本原是绝对精神(理性),它自在的具备着一切,然后外化出自然界、人类社会、精神科学,最后在更高的层次上回归自身。因此,凡是在这个发展轨迹上的就是合理的(“合乎理性”的简略说法),也就是必然会出现的、是现实的。反过来讲也同样成立。
我们当然要承认黑格尔哲学的深刻之处,然而,其理论的虚构性、先验性也是不能否认的。在其整个哲学体系受到质疑的今天,其个别结论当然也还是可以成立的,不过,它们需要重新论证。毫不思索的拿来就用,虽然与“拿来主义”共享着“拿来”二字,实际上恰恰是缺乏脑子的表现,是违背“拿来主义”精神的。

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
收藏到网摘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-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内 容:
验证码: 验证码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